温莎派 - 时尚E媒 精致阅读

 

 

搜索

简谈美国社会的二个主要问题

收藏 分享 2016-12-2 12:31| 发布者: 文章| 查看数: 203| 评论数: 0|来自: wenxuecity

摘要: 这场精彩的大选终于以川普的胜利告终。虽然从表面上看赢的不如人意,没有landslide,但如果考虑到权贵们的资源和他们所下的不留余地的的巨大赌注,以及共和党的全面丰收,就可以看出川普的胜利是多么震憾。巨额的竞 ...

      这场精彩的大选终于以川普的胜利告终。虽然从表面上看赢的不如人意,没有landslide,但如果考虑到权贵们的资源和他们所下的不留余地的的巨大赌注,以及共和党的全面丰收,就可以看出川普的胜利是多么震憾。

      巨额的竞选经费;总统O8和联邦大法官Ginsburg都打破禁忌,公开表态;New York Times, Washington Post, CNN 这样美国最重量级的媒体不惜信誉,坚持有偏见的报道;连股票市场都随着希拉利的选票起舞。。。可结果却输的精光,以至于民主党到现在还难以承受败选的事实。

      这次选举的确是民主制度的胜利。它表明了美国下层民众在权贵的重压之下仍然可以主导政治走向,也表明了美国在西方世界的政治,经济和意识形态的发展方向上依然是领头羊。

      这次选举反映出今天的美国社会有二个最重要的现实问题:

      一是全球化所的后果 ——资本家,金融寡头,精英们独吞经济发展的成果,而红脖子们不仅不能保持原有的生活水平,反而大幅度下降,民主,共和二党都抛弃了他们。中产阶级的不满是川普当选的主要原因。此事与华人并没有多大关系,相反华人大多是全球化的受益者。

      二是当今美国社会在道德和意识形态上日益左倾 ——福利泛滥,同性恋和大麻合法化,AA法案,LGBT 的兴起,非法移民,穆斯林移民,这些都是左倾思潮的具体表现。这些是华人比较关心的。

 

     全球化后面的理论基础是新自由主义。其主要论点是强调自由市场机制,主张不受限制的资本流动,反对政府的干预和管制。鼓吹国际分工与合作,认为这样可以创造最大的经济成果。这是一个让资本家放手赚钱的理论,深受资本家和金融寡头的欢迎。但是这个理论并没有充分考虑到民众的利益,甚至不考虑国家的利益。

      新自由主义是共和党的一贯主张,里根和英国的撒切尔是新自由主义代表人物。从克林顿开始一直到O8,民主党也开始全面拥抱新自由主义和全球化,与跨国公司(尤其是高科技公司),华尔街打的火热。于是美国的主要劳工阶层——红脖子们就被两党所抛弃了,在政治上没有代理人,生活水平每况愈下。

      其实看一下美国制造业的迁到中国的例子就可以明白:在美国方面, 工人失业,政府税收减少,也连带房产,水电等服务行业衰退,对政府和民众都有巨大的伤害, 这远非廉价商品的蝇头小利所能补偿的。这道理精英们不是不懂,他们是昧着良心找借口而已,因为毕竟在美国只有资本(企业主和华尔街)才是全球化的受益者。

       反观在中国方面,政府可因全球化增收大量税金,工人可赚的得血汗钱,也带动了基础设施和服务业,还有资金和技术的涌入,当然也有环境污染等一些负面的东西,不过总的来说当年朱榕基不惜代价加入WTO 的决定是很明智的。

      川普反对全球化,迎合了红脖子们的心声,但这与共和党的传统理念不合,因而并不受党内精英的欢迎。在全球化问题上共和党和民主党并没有区别,但诡异的是由于希拉利与华尔街公开勾结的丑恶表演,使红脖子们对全球化政策的不满全都集中到了民主党身上,再加上民众对民主党左倾政策的厌恶,两种情绪重合在一起,就造成了民主党的空前惨败。

       红脖子们占人口的相当大部分,这次他们用选票唤醒了那些精英:他们反对上层独吞经济发展成果,要求们正视他们的利益和抱怨,这实质上是要求对经济利益的重新分配。基辛格说这次选举是一场革命,的确如此,因为一般来说只有革命才能作到利益重新分配。历史上社会上层不关心下层民众的利益,以至于民众的不满达到极限,从而引发暴力革命的例子比比皆是。民主政治应该能作到革命不流血,这次选举是一个生动的例子。

      川普能扭转全球化的进程吗?他主张征收45%进口税,有点重回凯恩斯主义的味道。哈耶克和凯恩斯看起来观点对立,但有一点他们是相同的——都没有考虑到下层民众的利益。仅仅强调经济发展是不够的,如果经济发展的成果都落到了少数人手里,就会加剧两极分化,造成社会动乱。这样的经济发展是会带来很大问题的。忽视一定会带来伤害,红脖子们的利益必须被考虑,这是美国当前政治的现状。这也注定了全球化的潮流一定会有所改变。

      全球化有一个软肋就是市场。那些搬出去的工厂一定要把产品返销回来,因为当地没有足够的市场。川普的高关税政策尽管有点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味道,但方向没有错。

      资本的确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动力,但它有贪婪的本性。不加约束的资本为了自己的利益,一定会不顾劳工的利益,甚至不顾国家的利益。苹果公司就是典型的例子,它为了高额利润去中国生产,赚取的巨额资金却为了避税转去爱尔兰。

      有人说锈带地区工人失业,民众抱怨的原因是科技发展,这是不负责任的借口。发展经济的最终目的不是只让少数人富足,也不是只让国家强大,更不是让利给外国政府,而是让大多数民众富足。所以民主国家的经济政策必须充分考虑到国家大多数民众的利益,否则就一定是资本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  桑德斯缺乏原则性,提出的解决方案也不靠谱,但他有一个优点:目光犀利,能看到问题的实质。如他说的民主党应与资本作切割;1%的人吞占了大部分财富等都切中要害。如果川普能揽他入阁,作为挑战华尔街金融寡头的尖刀,应该是不错的选择。

 

       第二个问题是当今美国社会在道德和意识形态上日益左倾,偏离建国时的传统理念,甚至到了违反常识的地步,如O8臭名昭著的厕所提案。相信在美国的人都有许多感同身受,不再累叙。这是更深层次的问题,牵扯到信仰和价值观。几乎所有的精英们都以左倾为荣,如政界人士,新闻媒体,教育系统等。

      人的社会行为是必须有一个道德系统来规范的,否则就会是物欲横流的丛林社会,先进的政治,经济体系也无从建立,这是常识。

      中国古代的道德体系是孔子建立的。其他人包括老子在内,似乎对帝王之术更感兴趣。当然孔子也没有独善其身,他的仁义礼智信 ,温良恭检让表面看起来与那些基督教中圣灵的果子没什么区别,但实际上他的修齐只是手段,治平才是目的,换句话说他把伦理道德当成为帝王政治服务的工具了,这就让人感到很虚伪。孔子的道德系统缺乏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   反观西方的道德系统是建立在基督教教义之上,有一位不容质疑的上帝作基础。从内部结构上讲这个系统无懈可击。当然你可以不承认上帝的存在从而推翻整个系统,但你一定需要一个道德体系。

      推翻了上帝的系统,古代的理论又不好用,只好自己另起炉灶。左派们就是这样干的。他们的道德系统中只有一个空洞的爱字,而且并没有明确的定义。结果应用起来漏洞百出,显示出荒唐和虚伪。

       比如O8 在许多方面偏袒黑人,想必是出于他的爱,但其人执政8年,黑人的状况并没有好转。贫困人口不降反升;种族矛盾,警民矛盾日益激烈; 黑人内部的问题也没有缓解,如芝加哥南区大幅度上升的枪击案就是明证。与其说他爱黑人不如使他爱选票更确切些。

      维护同性恋等(LGBT) 的权益,还有维护移民(甚至非法移民)的权益是左派们显示爱的重要领域,但他们忘记了世界上包括爱在内的任何事情都是有界限的。天底下没有绝对的事情,没有什么无疆的大爱。任何事情如果超出了限度就不再是原来的性质了。这本来是常识,可左派们把自己当成上帝了,于是就显示出狂妄和愚蠢:为了他们的爱可以让男人进女厕所;为了他们的爱可以不惜破坏婚姻,家庭的基础;为了他们的爱可以不惜让穆斯林恐怖分子进入美国。。。而这些荒唐主张的背后却总有拉选票的影子。

      我倒是没看出来大麻合法化与爱有什么联系,可那正是左派竭力争取的东西。大麻合法化的背后只有对情欲的放纵,这倒是完全符合左派们的一贯做法。

      现今世界上还没有一个能超越圣经的道德体系,极左的思潮一定会导致社会向右转,不论美国,欧洲都是如此。川普说要把上帝带回白宫,尽管他远非虔诚,但至少方向是对的。

      其实在西方世界左右两派对自由,平等,民主,人权这些普世价值的认同是一致的,区别在于怎样界定其界限。美国人有理性求实的传统,又有成熟的制度,左派或许横行一时,但不会长久。至于川普本人,他很聪明又有魄力,喜欢炫耀,但看不出有什么坚定的信仰和理念, 又缺乏从政的经验和人脉,故他能在多大程度上贯彻他的承诺实在令人怀疑。不过事情的关键是是美国人民选择了川普,而不是川普在引领美国。

      God bless America.

最新评论

验证问答 换一个

谷歌广告

Archiver|温莎派

GMT-5, 2017-8-20 19:36 , Processed in 0.015222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1.5

© 2001-2010 Comsenz Inc.